这辆警车还没等发动,盛世的数十个人已经挡在

发布时间:2018-06-30 12:22:21   编辑:威彩彩票-威彩彩票官网浏览人次:137

 我根本对他的话不以为意,离开了法院的后面,缓缓的走了出来。也许是因为我企业家的原因,这个新闻,让很多的记者在这里等着,当我出来的时候,一拥而上。
 
    当他们问我对这场官司的看法的时候,我并没有说法律是公正的,因为这件事从来都没有公证一说。
 
    不过,电视台记者黄丽丽在这段时间,始终利用舆论在不停的帮助我。现在一直在追问我,我无奈之下只好答应对方,这件事情过去之后,会让她给我做一个访问专栏。
 
    好不容易的避开了这些记者,我快速的钻进了盛世娱乐城的车子。我的车子刚刚开动,不远处突然有一辆车子开过来,突然之间撞在了我的车上。
 
    还未等我明白过来,从对面的车上下来几个人,围住了我的车。可这个举动却让完全的莫名其妙!
 
 第九百五十九章 警祸
 
    这里距离江春市法院,不到一百米,远处还有很多的记者。而且法院门口还有一大堆的武警官兵,这些人就这么冲上来,看那意思还准备和我动手。
 
    我简直是觉得可笑,这里是春江,我的兄弟们就在不远处,而这些人明明是冲撞我的汽车,不管是黑是白,我都不会害怕他们。
 
    可让我有些不安的是,这些人下了车之后,并没有对我提出要求,而是看了看我的车后,开始打电话报警。
 
    这些人是傻瓜吗?在这个地方报警,根本没有任何意义。
 
    然而,还没过五分钟,不远处已经开来了一辆警车,而一个警察缓缓的从警车上走下来,看了看这些人说道:“这里发生了什么?谁报警?”
 
    这些人看了看警察,其中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满脸平静的说道:“我们无意中撞了他们的车,不过我感觉这辆车似乎有问题,应该是改装过的。”
 
    这个警察看了看我,脸色阴沉的说道:“现在有一起交通事件与你有关系,里面牵连到一个汽车走私案件。请你回去和我接受调查!”
 
    我身后的左青脸色阴沉了下来,挡在我面前说道:“你们到底要做什么?”
 
    我却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,嘴角带出了一抹冷笑:心里想着:“他们这是要开始搞事情了!”
 
    这可以说是一种卑劣的手段,按照中国法律来说,你就算没有任何的过错,为了调查案件。必须要配合警察四十八个小时。
 
    至于在这四十八个小时之内做些什么?那就不言而喻了。
 
    正常情况之下,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。可这次我所采取的手段,真的让司法系统忍无可忍了。
 
    这件事实在太过份了,身为司机的左青脸色阴沉了下来,挡在我的面前后说道:“你们眼睛瞎了吗?明明是这些人故意撞了我的车。”
 
    可惜的是,对方却摇摇头道:“我们只是正常的的形式公务,请您让开!”
 
    左青皱了皱眉,活动了下身子,冷漠的说道:“既然如此,这里有的是记者,我倒要看看,这样闹下去,对谁有坏处!”
 
    与此同时,阿达等人也来到了我的面前,本能的想要阻止对方带我走。而那些记者则蜂拥而上,想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 
    我冷冷的盯着对方,皱了皱眉,大约五分钟之后。我看了看左青等人,冷哼道:“配合警察同志的工作,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尽的义务,你们让开,我和他们走。”
 
    其他人虽然并不服气,可就在众人身后,朱友谅淡淡的说道:“这些警察也只有这点本事,我们莫要多做事情,为林总找麻烦!”
 
    左青不快的说道:“可是……”
 
    朱友谅冷哼道:“没什么可是的,林总现在安然无恙,如果配合完调查之后,少了一根头发,我就直达最高庭,告的这些人连妈都认不出来。”
 
    朱友谅还是很有能力,周围的人见他确定我没事,索性慢慢散开了。而那些记者显然也找不到什么东西,索性离开了这里。
 
    很快,两个警察走了过来,可他们刚拿出手铐,我却冷冷的说道:“我这次不是犯罪,而是接受配合,所以你们用不到这个了吧!”
 
    对方沉默了半晌,低声说道:“其实,你明明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这么做,你却还要装糊涂呢?”
 
    我抬起头,看着对方冷冰冰的表情,淡淡的说道:“有些东西,哪怕是装也要装的像点,难道不是吗?”
 
    对方沉默了下来,不再说话。
 
    而我只是冷冷的笑了笑,和这些人上了警车。
 
    让我意想不到的事,这辆警车还没等发动,盛世的数十个人已经挡在他们的面前,其中一个警察下去之后指着对方说道:“你们闹事是不是?”
 
    秃子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脑袋,哈哈一笑道:“我只是想告诉你们,这个世界是有法律的,所以请你们注意点。”
 
    车里的几个警察,鼻子差点没气歪了。一群人公然挡在警车面前,然后告诉这些警察,要遵守法律,这算是个什么事?
 
    人群缓缓散去,坐在后座一直没出来的江春刑警大队队长方木端,终于说道:“林白风,你真的很有本事,让那两个警察推翻证供很容易,只要用钱,或者威胁,都有可能做到。可是我不明白,你怎么将那个证物弄走的?在我看来,这可是很怪异的事情了。”
 
    我看了看方木端,苦笑道:“这件事,我也不知道怎么做到的,你信吗?”
 
    出乎我的意
 
    “其实,我们这些人不像你想的这么极端,至少系统中有分歧。”
 
    我听着方木端的话,皱了皱眉头后说道:“我还真不明白你说的意思!请说清楚,行不行?”
 
    车很快开进了一片小树林中。
 
    车上的警察很快下了车,并围在了周围。而方木端则给了我一根香烟,笑着说道:“这件事,虽然人证物证齐全,所有证据都证明你杀了李德海,可却有一点很重要。”
 
    什么?
 
    对方抽了口烟后说道:“你在那个场合下,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杀李德海,更重要的是,你从来没有杀过人,这次也不可能杀人。”
 
    我看了眼方木端,完全糊涂了。